相关文章

安然湖北涉跨区直销 客户称被骗开汗蒸馆损失数万

来源网址:http://www.gmoyo.com/

事发后,安然公司便在其网站上发布《严正声明》:“目前市场上存在的所有以安然公司名义开设的汗蒸服务项目均属个人行为,与安然公司无关。” 安然公司营销总裁周华利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有很多经销商打着安然纳米的旗号开汗蒸馆,他们对此很头疼。

中国经济网北京8月4日讯(记者 臧允浩)近日,来自湖北武汉的两位消费者向中国经济网投诉称,山东安然纳米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安然”)在当地违规直销,存在收取入门费、多级提成、拒绝退货等问题。

中国经济网记者在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信息系统查询发现,安然公司仅在山东威海部分地区拥有直销权限,湖北武汉则为非直销区域。

对此中国经济网记者致电安然公司,一位客服人员表示:“安然产品是哪里购买就在哪里退货”。同时该客服还表示,安然公司只负责售卖产品,并没有汗蒸馆业务。更没有所谓多级提成、收取入门费等行为。

 汗蒸馆生意经:借汗蒸推销产品拉拢下线

去年7月,小海经同学介绍来到位于武汉市武昌区南湖水域的“天际汗蒸房”体验汗蒸。去的次数多了,小海便意识到这其实是安然公司的一个直销平台,不仅提供汗蒸服务还会向消费者推销安然的产品、奖级制度,吸引消费者成为会员。

据小海称,这个汗蒸房的店主潘某常常向来访客人宣传公司的背景、实力,当然也会重点推介安然的产品。在这些之外,真正让小海动心的是潘某口中所说的丰厚的“奖励制度”。也就是说通过发展下线获取大量的提成奖金。

但进入这奖励机制的门槛也着实不低。“需要缴纳VIP会员17000元,包含安然公司产品,产品价格昂贵,一瓶洗洁精就要60元”。再三思量,小海还是没有立刻加入。

此后,潘某仍常常借机向小海推销产品:交纳950元(安然公司普卡)占个位,即可以用产品也可以汗蒸。汗蒸了5次之后,潘某又称“交的950元只能用产品,要在这里继续汗蒸的话,需要办张500元的汗蒸卡(汗蒸25次500元)”,于是小海又交了500元购买汗蒸卡,共计1450元。

从潘某口中,小海得知“办了安然公司“普卡”,是可以发展下线的。2014年3月小海就发展了第一个客户,在向公司报单(即交纳17000元VIP费用)之前,潘某告诉小海“要抢在前面排位,这样后面客户的业绩你都能够分红,我也就听了他的话报了单(即交纳17000元VIP费用)”,因为听他说排位很重要,小海还给自己的亲人办个4个普卡。

此后几经辗转,意识到被骗的小海决定退出,于是她将之前购买的产品交给潘某要求退款,但小海向中国经济网记者反映:“潘某至今仍未能全数退还”。

安然公司的客服人员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安然公司只是负责生产销售相关产品,并没有汗蒸馆业务,“汗蒸馆应该是客户个人行为,与我们无关”。

百度百科关于汗蒸馆的解释是“汗蒸馆,又称细胞浴房、韩式汗蒸房、电气石汗蒸房,,起源于韩国,从古老的黄泥汗蒸演变成现今的高科技、高效能、多用途的新一代细胞浴”。

深圳一位曾经经营过安然汗蒸馆的刘先生曾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安然汗蒸馆里都是安然的产品,店主会潜移默化的向你推销安然汗蒸馆的好处与奖励制度,诱导你成为他的下线”。

据悉,这些汗蒸馆大部分开在居民区内,不仅扰民甚至还“蒸”出过人命。2012年11月份,一名女子在深圳“星海名城”安然纳米汗蒸馆汗蒸时,突发脑溢血死亡。据深圳市南山区工商局查实的情况显示,肇事的“星海名城”安然纳米汗蒸馆没有工商登记。

事发后,安然公司便在其网站上发布《严正声明》:“目前市场上存在的所有以安然公司名义开设的汗蒸服务项目均属个人行为,与安然公司无关。” 安然公司总裁周华利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有很多经销商打着安然纳米的旗号开汗蒸馆,他们对此很头疼。

对此,刘先生则表示:汗蒸馆和安然公司是有着紧密联系的,开汗蒸馆离不开安然公司的产品,同时安然公司也可以通过汗蒸馆消化掉大量产品,没有这个平台安然的产品真的很难推销出去。此外,即便汗蒸馆真的是个人行为,但这么多年了,安然公司任由汗蒸馆打着安然公司的名义经营而不管不问,其中的利益关系不言自明。安然公司急于撇清与汗蒸馆的关系,是欲盖弥彰。

 退货遭推诿 客户开汗蒸馆夭折赔数万

另一位武汉消费者小何也与小海有着类似的经历。她也是在朋友的拉拢下去了同一家汗蒸馆体验汗蒸,后又去南昌参加了一场有关安然的培训会。

在小何看来,这是一场气氛很特殊的培训。在这场培训会上,小何接触到了一名为“安然华旗系统”的团队,这一团队负责销售安然纳米的产品。“这场培训会入场票100元,此外还要统一穿戴华旗系统的服装”,小何回忆,“现场嘈杂,但大会开始时现场放起了音乐,参会的人们突然间跳起了舞”。小何后来才知道,这是代表华旗系统的音乐与舞蹈。“现场气氛很活跃,大家都很亢奋”。

随后,一自称陈教授的讲师陈出场了,也做了自我介绍后开始与我们进入学习主题,整个学习课程大概两小时,都是讲述安然的产品和营销。

中国经济网记者向安然公司询问与“华旗体系”有何关系,对方表示“这可能是经销商自己组织的吧”,除此之外并未透露更多的信息。

上述刘先生则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华旗体系只是安然众多营销团队中的一个,除了华旗还有齐力、天合联盟、众合、钻石、天翼传奇等体系。中国经济网记者登录安然纳米公司的官方网站,并根据刘先生提供的账户密码进入“下载中心”,其中在下载资料的“培训园地”一栏竟然有“加油安然——华旗体系”、“安然欢迎你——齐力体系”等视频,但这些视频目前已经无法下载。

回到武汉后,小何的朋友开始频频拉拢她加入安然,她向他讲述了加盟安然汗蒸的好处与奖金规章制度,汗蒸店店主潘某也多次劝说。最终,小何决定跟着他们“干一番事业”。

2014年3月7日,小何一共报了3个VIP单,共花费51000元。另外还购买了一台安然公司生产的价值7800元饮水机,加上300元的入单手续费,小何共花费59100元。

小何身边朋友知道后,都认为小何被骗了,极力要求小何退出。经过再三考虑,小何决定退出。根据直销管理条例第二十五条规定,消费者自购买直销产品之日起30日内,产品未开封的,可以凭直销企业开具的发票或者售货凭证向直销企业及其分支机构、所在地的服务网点或者推销产品的直销员办理换货和退货;直销企业及其分支机构、所在地的服务网点和直销员应当自消费者提出换货或者退货要求之日起7日内,按照发票或者售货凭证标明的价款办理换货和退货。

3月16日,小何去找店主潘某,但潘某却不在汗蒸馆。此后潘某又多次拖延,小何最终错过一个月的退款期限。

此后,小何又在潘某的劝说下无奈的决定开汗蒸馆来“挽回损失”, 4月中旬,在潘某的陪同下,小何在南湖找到一个房子。因为开汗蒸馆要进行特殊的装修,小何又决议对房子进行了装修,但因为装修吵闹,且地处居民楼也引起了左右邻居的反对,该汗蒸馆最终流产。租金、装修费、设备费用等加在一起,小何里外里赔了35000元。

后来,小何又找到潘某与他协商退款事宜,潘某以“钱汇去了安然总部,要退款找总部”为由,拒绝给小何退款。

对于上述情况,中国经济网记者多次拨打小何所提供的潘某电话,但截至发稿前,对方电话均为关机状态。

预期年化利率

凤凰点评:凤凰集团旗下公司,轻松理财。

近一年

凤凰点评:业绩长期领先,投资尖端行业。

今年以来

凤凰点评:进可攻退可守,抗跌性能尤佳。

同系近一年收益

凤凰点评:震荡市场首选,防御性能极佳且收益喜人,老总私人追加百万。

网罗天下